藏宝图(管家婆彩图)
關注: 手機客戶端

 

責任聚合理論在刑民交叉案件中的運用

——上海靜安法院判決顧甲、趙乙訴丙旅游公司旅游合同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9-01-24 16:11:51


    裁判要旨

    單位員工對外簽訂合同涉嫌犯罪被立案偵查后,合同相對方可單獨對單位提起民事訴訟。遵循責任聚合理論,在程序選擇上,“先刑后民”理念并非絕對適用;在實體處理上,既要注意相異部門法的區別,又要避免權利人獲得雙重賠償的問題。

    【案情】

    2016年11月27日,原告顧甲、趙乙在被告丙旅游公司下屬的某營業部報名旅游,并支付簽證費、旅游保證金5.26萬元,營業部向原告出具收款專用收據等。后涉案營業部關停,原告未能按期出境旅游。原告訴至法院,要求被告返還已繳納的簽證費、旅游保證金。被告辯稱,原告在涉案營業部報名旅游時,營業部負責人已無權對外履行職務、收取旅游團費,現該負責人涉嫌合同詐騙、職務侵占,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應由其個人承擔責任。民事案件審理期間,刑事案件作出判決,認定本案中的5.26萬元屬合同詐騙犯罪。

    【裁判】

    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個人犯合同詐騙罪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并不當然免除其所在單位需承擔的民事責任。被告自認2016年10月已知曉員工挪用團款、私自收取旅游擔保金的情況,但未能及時停止員工職務,亦未關停涉案營業部,直至2016年12月才作出相應處理。而兩原告正是在上述時間段內繳納了擔保金、簽證費。足以說明營業部負責人以被告名義從事犯罪活動并得逞,正是利用了被告執行管理制度不到位、不及時,監管乏力的漏洞。兩原告作為消費者,對被告員工的犯罪行為并不知曉亦無從知曉。若苛求兩原告的注意義務,并由兩原告承擔員工利用公司名義犯罪的民事后果,顯失公平。遂判決被告返還兩原告簽證費、旅游保證金5.26萬元。被告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立案之時,刑事案件尚在公安機關偵查階段,對于本案的程序選擇,實踐中存在多種操作方式,若適用絕對的“先刑后民”原則,可將民事案件中止審理或者裁定駁回原告起訴,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上述處理方式有利于更為清晰地還原案件事實。而選擇“刑民并存”程序則利于對正當民事權利的充分、及時救濟。

    1.適用“刑民并存”程序符合責任聚合的基本法理。所謂責任聚合,是指同一法律事實基于相異法律規定及損害后果的多重性,責任人需向權利人承擔多種內容不同的法律責任的形態。依責任形態而論,責任聚合表現為兩種形式。第一種是同一法域中的責任聚合,如民法總則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承擔民事責任的方式有停止侵害、排除妨礙等十一種,上述責任承擔方式,可單獨適用,亦可合并適用。合并適用的原因即在于責任聚合。第二種是不同法域間的責任聚合,刑事、行政、民事責任的相互聚合即為此。而刑民交叉案件一般都會涉及到刑民責任聚合。相異部門法,無論是宏觀、抽象的立法目的,還是微觀、具象的證明標準均有著明顯區別,不能因行為已經受到某一部門法的規制即免于其他部門法的規制。上述案例中,刑事責任屬公法責任,側重于維護、規制社會秩序;民事責任屬私法責任,側重于協調、分配個體利益。理應按照不同法律規定,給予對應行為不同的法律評價。

    2.適用“刑民并存”程序是實現程序正義的應有之義。訴訟效率是程序正義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刑事案件久拖未決或犯罪嫌疑人長期無法歸案,權利人就會面臨著合法權利難以得到及時、有效救濟的困境。此外,刑事案件中追繳退賠的范圍一般僅限于違法所得,往往少于合同履行利益,且實踐中難以執行到位,權利人無法通過追繳退賠獲得全面賠償,仍需另行提起民事訴訟,無疑會增加守約方的訴累。

    3.適用“刑民并存”程序的前提是行為主體與責任主體的相互分離。當行為主體和責任主體一致時,若發現刑事案件已立案,應當以適用“先刑后民”程序為基本原則;當行為主體和責任主體呈現分離狀態時,“刑民并存”程序則得以適用。此時,民事責任的形態主要表現為三類:替代責任,如監護人為被監護人的犯罪行為承擔民法領域的監護責任,表見代理中被代理人為表見代理人的犯罪行為承擔民事責任,銀行承擔用戶銀行卡被盜刷后的賠償責任等;補充責任,如學生在校期間受到不法侵害,學校未盡到管理責任,即需承擔補充賠償責任;連帶責任,如債務人的行為涉嫌刑事犯罪,連帶保證人并未涉入刑事案件,但仍需承擔民事領域的連帶保證責任。

    4.適用“刑民并存”程序需注重審執工作的對接,尤其是執行工作的精細化。為避免權利人獲得雙重賠償的問題,在審理階段,對于在刑事案件中已追繳退賠的部分,可從民事案件賠償范圍內進行扣減,并明確民事責任人賠償后享有追償權;在執行階段,根據刑事責任、民事責任的認定,確定民事責任人應承擔的民事責任范圍和贓款的退還對象。

    法律對于具象社會關系的調整往往是多元化、多維度的,適用絕對的“先刑后民”原則無法體現責任聚合理論的要求,既妨礙了民事訴訟的正常進行,又難以對民事權利施以及時、有效的保護,理應根據案件情況,選擇正當且恰當的訴訟程序。

    本案案號:(2017)滬0106民初16612號,(2018)滬02民終6433號    

    案例編寫人: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  丁德宏  沈  燁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藏宝图(管家婆彩图) 河北快11选5开奖官网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王中王一肖中特改坛 飞艇开奖时间从几点 全天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免费 足彩竞彩500 2019香港生肖彩票开奖结果 北京11选五走势图表 网上一分钟开奖时时彩 排列五黑龙江排列五开奖号码